现在时间:
 
韩国将采取措施 遏制邪教与政
韩媒:“全能神”在韩国报恩郡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骨灰可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
南京市六合区凝聚社会力量加强
北京海淀区民警暑期反邪教宣传
驻汝州市官兵参观反邪教警示教
天津市宁河区利用国际家庭日开
西安市开展反邪教宣传进校园活
合肥市反邪警示宣传走进绿色草
安徽反邪教LOGO发布仪式在
“五四”在行动 宁夏多地开展
河南项城市反邪教宣传进集市(
河北省反邪教宣传走进“健步走
张卫平:全能神,你还我一个家  发布时间: 2013-6-24 15:00:28

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卫平

  我叫张卫平,今年52岁,浙江省建德市大同镇黄山头村人。我的妻子叫黄寿珍,今年48岁,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我本有一个完整、温暖的家,是全能神夺走了我的妻子,拆散了我的家。

  27年前,我到航头镇罗源村收毛竹的时候遇上了阿珍。20岁的阿珍,永远微笑着,身上散发着乡村女孩子特有的淳朴气息,由于年龄相仿,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几个月以后,我在航头镇的活干完了,也正式跟阿珍确立了恋爱关系,很快我们就结婚了。婚后,我继续做竹工,又跟人学会了做木工活。阿珍没有出去工作,就在家里操持家务,她不仅把两间破旧的老房子收拾的井井有条,细心照顾着我身体状况不好的父母,还一个人包了家里的一亩多地。两个女儿的相继降生,让我们的生活更忙碌了些,也更甜蜜了些。1995年年底,我和阿珍靠着辛勤的劳动建起了一幢二层半的楼房。三十出头的阿珍,是一个贤惠的妻子,是一个温柔的母亲,还是个孝顺的媳妇,我们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村里人都说我能讨到阿珍这样贤惠能干的老婆真是有福气。

  我们家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一家四口日子过的平淡甜蜜,时间一晃到了2008年。这年5月,我陪阿珍回航头镇娘家。当时我丈母娘家还有一个同村的女人来串门儿,阿珍叫她春英。聊天期间,阿珍提到了大女儿结婚两年了,至今还没怀上孩子。春英接过话茬儿,对阿珍说:“阿珍,自从你嫁人以后,一家子的日子越来越好,这都是有原因的,神在看着你保佑着你呢。你家女儿怀不上孩子,这是神在提示你,在警告你。”我问春英:“春英,你是不是开始信基督教了啊?”,她神秘地对我们说:“我信奉的是比基督更高层次的神灵,信耶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神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不信奉神、不追随神的愚昧人类将会毁灭,只有信奉神、追随神的人才能逃过世界末日,保住性命。”临走,春英从包里掏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最后的说话》等小册子让我们回家“随便看看”。

  回家的路上,阿珍问我信不信春英说的话。我说:“谁能给我介绍木工活做,让我养家,我就信谁”,阿珍没有吱声。第二天,春英打来电话,让阿珍去她家里玩。阿珍到了傍晚才回来,她一脸虔诚地对我说:“我决定加入全能神了,咱们一家都是受神庇佑的人了”。在春英的介绍下,她还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我家的房子地方比较大,离能搭到车的街上又近,于是我家就成了“全能神”的聚集地点之一。我是个不信任何神灵只信自己的双手的人,当时虽然反感,但并未反对阿珍信教,她跟我吃了几十年的苦,现在精神上有点寄托,又有伴一起聊天玩耍,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也许就是这样的放纵使得阿珍在“全能神”的泥坑里越陷越深。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就超出我的预期了。渐渐地,我发现阿珍变了,学习和传播“神的旨意”、发展更多的“兄弟姐妹”成了阿珍生活的重心,我的父母那里她不愿意去了,地也不种了,有时连饭也懒得烧了。

  2009年秋天,大女儿生下了小外孙,我和阿珍都高兴坏了。大女儿的公婆在杭州打工,大女婿又在外地给人家开车,没人照顾她,她想回家来坐月子,我和阿珍很高兴,开始收拾屋子准备迎接大女儿和小外孙。第二天,春英就给阿珍打来电话,她痛斥阿珍这样做是对神的不敬重,大女儿平安生下小外孙都是神的庇佑和恩赐,阿珍不感恩和加倍回报神,反而想将神抛诸脑后,会受到神的惩罚,以前为神做的事情可能会前功尽弃。阿珍听了以后很害怕,她打电话给大女儿的公婆,要求他们照顾女儿坐月子,说我们家里必须保持干净清洁。女儿得知以后觉得既羞愧又难过,打电话给阿珍,她一下子跳起来,高声对女儿说:“你以为我都是为了自己吗?我们一家平安健康,心想事成,都是因为得到了神的保佑!你不要不知好歹!”我惊呆了,阿珍一直是个温柔的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两个孩子和这个家,我看着阿珍因为激动而扭曲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从那以后,阿珍和她的“兄弟姐妹”们聚会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聚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听说阿珍已经成为建德西边三个镇的“管事的”了。

  2011年夏天,小女儿要出嫁了。阿珍在前一晚上仍然跟她的“兄弟姐妹”们商量着要到哪里去传教,要再复印多少份“福音书”。我很生气,走进去撕了他们的一些东西。阿珍当时就暴跳如雷,她责怪我不但不信奉神,不支持神的事业,还经常搞破坏,拖她的后腿,她说我要是不及时醒悟,迟早会受到神的惩罚。那天晚上,我们俩第一次大打出手。第二天小女儿出嫁,我们两个都挂着伤参加的婚礼,阿珍始终拉长着脸,亲戚朋友找她说话,她一直跟人家讲全能神有多好,世界末日有多可怕,弄得大家都有点哭笑不得。下午吃完饭,送走了亲戚朋友,阿珍竟然不见了踪影。过了好几天,她回到家,急切地问我:“你有没有钱?我需要去淳安几天”。我问她:“你去淳安干什么?”。阿珍不耐烦地说:“你别管,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给我拿三千块钱”。我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对她说:“阿珍,我们就在家里安安耽耽地过日子多好啊,你不要去了好不好?”阿珍看也没看我,她收拾了几件衣服,匆匆出了家门。阿珍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是一个多月以后了,她回来跟我说:“你要不要跟我走,神已经为我们找到了一个躲避世界末日的世外仙境,拿上钱我们一起逃出去”。我又好气又好笑地问她:“什么世界末日?你又要拿钱给谁?”阿珍一脸的严肃,她对我说:“我告诉你,要不是神,这个世界连阳光和空气都不会有,你还种什么地,你要是跟我走,世界末日过后,新世界里不用种地都会有吃不完的粮食”。我对她说:“我不走,你要是走了,就别回来了”。我话没说完,阿珍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为什么温柔敦厚的阿珍会变成这样?20多年的夫妻就这样变成陌生人了吗?难道加入全能神就是抛夫弃子、舍弃一切吗?这年除夕夜里,屋外烟花满天,炮竹声阵阵,面对着空荡荡的家,我和老父亲面面相觑,老母亲擦着眼泪,这顿年夜饭吃的心酸又心痛。

  2012年的春天来的很迟,在料峭的倒春寒里,我的老父亲去世了。那天晚上,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哽咽着说:“阿珍怎么能这么糊涂呢,不管忙什么也不能不要这个家啊,你去把她找回来,她一个人在外面太不叫人放心了”。最终,老父亲没见到她就含泪去世了。火化父亲那天,小女儿对我说:“爸爸,我妈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了,她让我姐姐难堪,让我难堪就算了,爷爷走了我妈都不回来,你也不用难过,随她去就是了”。刚处理完父亲的丧事,我母亲一天在洗衣服的时候,昏倒在院子里。送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母亲患了子宫癌,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为了负担母亲的治疗费用,我去工业园区找了份夜班工作,就这样,白天我就在医院照顾母亲,晚上到厂里上班,经常困的睡在车间里。两个月的时间,我瘦了十几斤。现在母亲终于出院了,家里却多出了五万多块钱的债。

  阿珍已经两年没回家过春节了,全家人也已经将近两年没见过她的面了。两个女儿一走进这个家,一说起她们的妈妈,都忍不住直落泪,现在她们很少回家,家里就剩我跟老母亲相依为命,这个家已经散的不像样子了。阿珍,“世界末日”没有到来,全能神也没有保佑我们家,你快回家来吧,抱抱可爱的小外孙,去爸爸坟上给他扫扫墓,我们就在家安安耽耽过日子,好不好?

                                                        【责任编辑:徐虎】

 


上两条同类信息:
  • 赵帅:“炼后”重生
  • “魔性”十足的李洪志

  •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

    网址:www.qhfxj.com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电话:0971-631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