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江西省弋阳县反邪教宣传进景区
重庆:开拓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
陕西省在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开
天津北辰区在综治宣传月开展反
佛山市借力五十公里徒步开展反
怎样才能把孩子从邪教中解救出
南非媒体:贫穷失业和不作为是
抚顺开展“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上海徐汇区利用智慧城区服务平
河南辉县市开展“反邪教宣传月
宝鸡市在“科技之春”宣传月开
安徽合肥在“两会”期间加强社
开封市启动新年度反邪教宣传月
山西多地迎妇女节 提醒女性远
[吴萍儿]法轮功练习者社会回归机制的构建  发布时间: 2013-1-22 10:17:55

作者: 钱江潮    来源: 钱江潮    2013-01-22

  不管是那些心里仍然认同法轮功理念但行为上已经不再练习的人,还是那些已经与法轮功决裂的人,他们脱离了法轮功组织后,并没有解决问题,更确切地说,还会产生心理问题。失去组织被认为是痛苦的经历,毕竟有人曾经喜欢那里,而且还想去那里,他们在起初练习法轮功时,曾得到情感支持和信念指导。因而脱离法轮功组织只是漫长道路上的第一步,我们必须要使法轮功练习者重返社会,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恢复正常的社会功能。本文从个人、社会支持、制度文化三个层面,来探讨和构建法轮功练习者的回归社会制度。

  一、个人层面

  在社会认知理论中,自我有效感知作为行为改变的一般机制起作用:各种治疗模式在某种程度上通过形成并加强个人效能信念来改善应对行为(班杜拉,2001)。因此发展法轮功练习者的自我效能感可以促进他们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班杜拉认为在实际社会活动中,通过掌握经验使人具有能力,是通过赋予人以知识、亚技能和实现个人的自我控制的自我肯定经验而达到的。效能信念不是子虚乌有地建立起来的,它们部分地根据一个人对知识和技能的判断而形成的(班杜拉,2001)。因此,我们通过发展知识和技能等来发展法轮功练习者的效能信念。

  1、人际技能训练

  很多法轮功练习者把加入法轮功组织看作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而现在法律禁止有关法轮功的活动,使得他们又失去了这部分的交往。人际技能的训练可以使得他们加强与社会的联系,获得情感支持。

  2、职业的获得和学习

  工作是正常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无业状态的法轮功练习者,工作可以帮助他们再次与社会联系,回归到正轨。要获得工作,首先就要有一定的知识水平和技能。人所有的选择和权力越多,他们的行为的自由度就越大。因此,可以通过培养适合多种目的的技能来促进个人的自由和发展,对于没有职业技能的法轮功练习者要进行职业培训、职业介绍或就学的安排。而对于知识和技能、学历水平比较高的人,可以根据他们的知识和兴趣,帮忙他们进行职业介绍,让他们有机会发挥自己的长处,鼓励他们去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

  3、新的生活方式

  不管是被迫脱离还是自愿脱离法轮功组织,在恢复过程中法轮功练习者面临压抑、受限制的生活,这是法轮功练习者在改变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困难阶段。他们必须重建社交和娱乐活动,因为原来的活动是适应与法轮功有关的日常生活。鼓励法轮功练习者尝试新的休闲方式,如可以练习其他像八段锦、易经之类的健康气功来代替法轮功。更要鼓励他们参与室外的群体活动,多参加一些健康的文娱活动,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4、通过抱负发展认知自我效能

  认知能力发展需要不断参与活动,这种追求一旦被恰当地建构起来,就可以提供掌握性经验,用以建立所缺少的内部兴趣和认知效能感。获取这类持久的自我激励的最佳途径,是通过能产生效能感和完成操作的自我满足的个人挑战。个人目标的激励力量,部分地决定于人们对为了规划的远近。短期或切近的目标提供即时激励,指导当前追求。近期目标除了可以作为激励外,还是发展个人效能感的有效工具(班杜拉,2001)。因而法轮功练习者在回归过程中,可以将漫长的过程分解成为一系列的短期的目标,使其简化,一步一步地来,一旦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表明掌握程度越来越高,有助于形成他们的个人有效感。

  5、同伴及自我效能的扩展

  这里的同伴特指的是已经成功回归生活的法轮功练习者。同伴间存在着大量的社会学习,因为经历、兴趣和价值观相似。他们为法轮功练习者对照性评价和检验提供最合适的参照点。成功回归的人可以作为一种榜样的力量,引导他们走向正常的社会生活,因此可以让已经成功回归社会的法轮功练习者来对他们进行指导。

  成功经验的获得,是自我效能感的最重要来源。在回归过程中,我们要利用一切可利用资源,帮助法轮功练习者获得成功经验,形成自己的自我评价,增强他们的自我效能感。

  二、社会支持

  个人有效感的发展需要社会支持,同时要对人的发展过程进行某种程度的控制,除了个人一定因素的有效工具外,还需要大量的社会支持。要克服人生道路上的障碍和遇到的压力,人们也需要社会的支持,为他们的行为提供诱因、意义和价值。当社会纽带不强或缺乏时,人的脆弱性增加,以致不论什么偶然影响都可能为与规定的生活方式和思想相一致的交往提供友谊。因此,要促进法轮功练习者回归社会,需要给他们提供社会支持,加强他们与社会的纽带。

  1、帮教人员等相关人员的支持

  在法轮功练习者尚未解除社区矫正时,帮教人员跟法轮功练习者是最密切的接触者之一。他们对法轮功练习者的支持尤为重要。他们不但可以提供专业的支持、整合资源,而且也能提供法律支持。很多法轮功练习者都是因为不清楚法律才去犯法的。不但要提供物质方面的支持,而且要通过言语劝说、榜样力量等引导重新回归社会。

  2、家庭支持

  在回归的初期,家庭扮演的角色格外重要。家庭对于练习法轮功的成员不要责备。责备不是办法,一个人只有不常听到责备时,才会慢慢地有兴趣与家庭产生联系。事实上,很多法轮功练习者的思想不可能在一朝一夕改变的,横加指责,只会使得家庭关系恶化。

  很多成员是被法轮功组织的集体感、安全感、彼此关怀的感情所吸引的。家庭也可给予集体感、安全感和关怀,家庭的每一个成员、亲戚,包括关系远一点的成员,都可以起到特殊作用。可以让这些家庭成员、亲戚跟法轮功的练习者多互动,充分调动家庭资源来帮助法轮功练习者的社会回归。

  3、社区支持

  社区是法轮功练习者的生活场所,同时也是个充满资源的地方。参与到社区的事务中,会加强他们对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鼓励他们多参加社区的各种活动。充分挖掘他们的长处,慢慢带领他们走出家门,走入社区。如何才能让法轮功练习者融入到社区生活中呢?我们可以评估法轮功练习者个人的技能和特长,然后将他们与社区团体活动的需要联系在一起。通过开展活动强化个人和团体的关系,以协助增强他们的社区归属感。

  4、其他人际支持

  法轮功练习者由于长期痴迷练习法轮功,人际交往的范围相当狭窄,缺乏人际支持系统。强大的人际支持系统是维护和促进个人心理健康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法轮功组织被解散后,他们的人际交往更加受到限制。帮助法轮功练习者找到新的团体,与更多人进行互动,可以促进他们的心理健康。新的人际交往的建立,可以通过参加新的休闲活动来实现,也可以通过互助团体来实现。这些方面培养了新的社会关系和一系列有价值的社会娱乐活动,这些活动有利于法轮功练习者回归社会。

  三、社会制度与文化

  向人敞开的生活道路部分是由社会文化的性质决定的,人的发展总是离不开社会文化。培养了可以概括化的胜任能力、提供辅助性资源和允许拥有自我指向的广阔空间的社会制度,增加了人们实现自己的愿望的机会。

  1、提供辅助性资源。第一,物质经济保障:对有经济困难的法轮功练习者尽可能提供经济物质援助,有必要的可以帮忙他们申请社保,免除他们的生活之忧,对有健康有问题的练习者提供医疗保障。第二,心理及行为辅导:给有困惑的需要心理辅导的法轮功练习者提供心理辅导,使他们得到曾经在法轮功组织获得的安慰。辅导他们掌握一定的人际交往技巧和问题解决方法,建立新的交往圈子。很多法轮功的想法和困惑无处得到倾诉和解答,专业的心理辅导可以提供他们宣泄的途径。

  2、培养宽容的社会文化环境

  从1999年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电视、报纸、广播等媒体都对法轮功组织邪教本质进行披露,利用媒体来营造反对法轮功的氛围,使人们对法轮功练习者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批判,整个社会舆论是不利于法轮功练习者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当前,社会公众对法轮功练习者普遍持抵抗、怀疑的态度,戴着有色眼睛看待他们,这种公众舆论形势一方面有利于他们跟法轮功划清界限,但另一方面则可能给法轮功练习者贴上了标签,使得他们自暴自弃,阻碍了他们回归的进程。因此,如何导向社会舆论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在帮助法轮功练习者回归社会的过程中,应该要利用电视、报纸等舆论工具,宣传和营造对法轮功练习者一视同仁的社会文化环境。

  3、创造宽松的社会制度环境

  韦斯特和马丁研究发现,如果对邪教的社会压力过于强大,反而会进一步促使邪教痴迷者与普通大众分离,更加远离正常人群而认同邪教,使邪教对参与者如何受益的各种谎言和幻觉得到了强化(张雨青,2002)。因此,社会对法轮功练习者要有一种宽容的心态,为他们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社会制度环境。

  社会应给予积极的人文关怀,为法轮功练习者的回归社会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法轮功练习者其实非常关注外面的形势,关注政府对他们的政策与社会对他们的态度和评价。如果舆论总是宣传对他们不利,就会对他们产生过大的社会压力,这不利于法轮练习者的转化和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其实很多法轮功练习者也是受害者,但是我们整个社会似乎都对他们存在很大的偏见。很多人只关注法轮功的破坏性与特殊性,而并没有真正去关心和了解练习者的真正需求。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才能够使他们重新走入正常社会生活,回归社会,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

  参考文献

  1、班杜拉,《社会学习理论》,陈欣银、李伯黍译,辽宁人民出版社,1989

  2、班杜拉,《思想和行动的社会基础——社会认知论》,林颖等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3、库尔特一赫尔穆特.埃穆特,鲁路译,《反邪教手册》,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

  4、唐春风,《回归社会心理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5、张雨青,“国外关于邪教的心理学报告”,《“法轮功”现象的心理学分析》,科学出版社,2002

 


上两条同类信息:
  • 从“组织”转变看“法轮”前途
  • 浅论邪教与传销的共同点

  •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

    网址:www.qhfxj.com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电话:0971-631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