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
邪教成员杀害子女案例剖析
杀女腌尸案是面照妖镜
具“法轮功”背景的杀女腌尸案
“耶和华见证人”在加拿大被控
多元的观点 相同的立场
沙县依托小吃资讯平台开设反邪
云南易门县寒假前反邪教宣传进
反邪教协会下乡宣传教育活动
青海省反邪教协2017年元旦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1.23专项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防范邪教宣传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防范邪教宣传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崇尚科学
在防范邪教的工作中要重视发挥宗教界的力量  发布时间: 2012-9-19 13:20:18

作者:杨坚中 来源本站原创

在与法轮功等邪教的多年斗争中,在防范邪教问题上我们有很多理论探讨,也积累了很多实践经验。特别在宗教与邪教的关系、宗教在反对邪教斗争中的作用、邪教的宗教外衣本质等方面有很多研究和论述。但对于在防范实践中如何充分发挥宗教界的力量,探讨和研究得还不够。

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在和我们的对抗中,不断地变换着他们的策略和手法,与之相适应,他们的组织成分也在不断变化和扩展。大致看来,邪教组织的构成人群有以下四类:

⑴ 打着“宗教团体”的旗号,勾结国内外敌对势力,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邪教是他们实现政治目标的工具。

⑵ 披着“宗教”外衣,利用尚存于人们头脑中的封建宗族和道德观念、封建迷信思想,以蒙蔽欺骗、威胁恐吓等手段,聚敛钱财、强取豪夺的贪婪之徒。邪教是他们“发家致富”之道。

⑶ 为了追求个人信仰,寻求心灵慰籍,以满足精神需求,被邪教的“宗教光环”所迷惑,将“邪教”当“正教”,把“歪理邪说”当“真经圣训”,误入“邪门”的普通民众。他们缺乏对邪教和宗教的判别能力,以为只要是“教”,就有“信仰自由”,就是精神寄托之所在。

⑷ 还有一些人,是在社会剧烈变革时期,处于种种矛盾之中,因各种原因遭遇了挫折、落败、不公,甚至打击而颇有怨气的,或者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不正之风、丑恶现象极为不满的。这个群体不一定就去“信教”,但可以成为邪教宣传的应声附和者甚至推波助澜者。

以上四类中,前两类是邪教组织的核心和骨干,他们是邪教活动的策划者和组织者。他们的行为充斥着违法犯罪,是危害社会之源。这两类属坚决予以打击之列。后两类当属盲从者,是应转化和教育的主要对象。但后两类人群却是邪教得以存在和发展,前两类人实现其目的的重要基础,不可小视,何况还存在着这后两类人向前两类转变的可能。第一、第二类所利用的民众和第三类人群都存在宗教信仰“真空”或迷失问题。

近年来,邪教在边远贫困地区和农村有发展之势,正是因为这些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滞后,贫穷落后面广,社会矛盾较为复杂突出;人们的科技文化素质较低,封建意识、宗族观念和迷信思想较为浓厚,为邪教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空间。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我们研究和思考,那就是宗教力量较强,民众的正常宗教生活能够得以保证的地方邪教势力就相对较弱,甚至无法立足,尽管这些地方同样的贫穷落后。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正”与“邪”是水火不相容的,邪不压正,正可抑邪,披着宗教外衣的邪教在正宗的宗教面前会显露其鬼魅原形的。这些地方的宗教信众已经有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且虔诚不贰,留给邪教的“信仰”空间不多,邪教也就难以立足了。“宗教是邪教的天敌”、“宗教是抵御邪教的天然屏障”等提法已被这些年的实践所证明。

由此,又有一个问题需要研究和考虑。我们是仅仅被动地依赖“天敌”和“天然屏障”抵御和固守呢,还是主动积极地充分调动和发挥宗教的“制邪”功能防范与抵御邪教呢?既然宗教至少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还要存在,宗教信仰又是部分民众的精神需求,国家的法律和政策也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我们何不让这些寻求宗教信仰、希冀心灵慰籍的民众去信仰由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爱国爱教的高僧大德主持的宗教,而不是正邪不分,误入“邪门”呢?

邪教之“邪”不仅表现在反对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和谐稳定,践踏民主法制,蹂躏人权等方面,还表现在在信仰领域与我们争夺基本群众上。在民众有信仰需要时,邪教组织在无孔不入、不遗余力地以蛊惑、诱骗、甚至威胁的手段使他们步入邪教之门,我们可否引导他们选择信仰宗教而拒绝邪教呢?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和一般社会团体很难有直接的实质性的作为,而宗教界就可以发挥其独特的积极作用。为此,有如下思考和建议:

⒈ 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从实践层面上研究在与邪教的斗争中宗教力量特有的积极作用,探讨在新的形势下满足民众宗教信仰需求,方便信众正常宗教生活的途径和方式。政府应该考虑在总的政策框架和有序管理下,在宗教力量薄弱,民众又有宗教信仰意愿的地方,给宗教人士的活动和信众的宗教生活以更为宽松的环境和条件。

⒉ 在宗教人士中进行防范和抵御邪教的教育。对他们除了宣讲邪教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类、反社会的本质和破坏社会和谐稳定、摧残毒化人们心灵的危害和罪恶外,还应使他们认识宗教在防范和抵御邪教中的地位和作用,调动他们反对邪教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并通过他们去影响信教群众和周边民众。当然,在宗教人士中进行这种教育,必须经过宗教主管部门的认可并接受指导,必须严格遵循宗教政策和相关规定,必须作缜密的策划和安排,必须对宣讲内容,甚至用语用词严密斟酌。宣讲者最好是本教派中德高望重的神职人员。

⒊ 在农村牧区和基层社区开展的警示教育中,要适度增加关于宗教、宗教政策的内容,要使有宗教信仰诉求的民众知道,宗教信仰自由并不意味着什么样的“教”都可以信,只有宗教才是可信仰的“正道”,邪教则是毁灭人性的“恶道”。扶正教以抑邪教,应该是防范和抵御邪教的策略之一。

胡锦涛总书记在“6.25”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要清醒认识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发展的大势,全面把握我国发展的新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认真总结我们党治国理政的实践经验,科学制定适应时代要求和人民愿望的行动纲领和大政方针,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带领人民继续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完成时代赋予的崇高使命。”面对复杂的反邪教斗争的新形势和新需求,我们应该遵循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在总结以往经验的基础上,对在防范和抵御邪教工作中如何充分发挥宗教界作用的问题做出新的思考和研究。

 


上两条同类信息:
  • 青海省“法轮功”基本情况分析及对策思考(摘要)
  • 从西部农(牧)业区特点出发,开展反邪教工作

  •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

    网址:www.qhfxj.com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电话:0971-631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