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骨灰可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
南京市六合区凝聚社会力量加强
北京海淀区民警暑期反邪教宣传
驻汝州市官兵参观反邪教警示教
南京玄武区制作揭批邪教“全能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天津市宁河区利用国际家庭日开
西安市开展反邪教宣传进校园活
合肥市反邪警示宣传走进绿色草
安徽反邪教LOGO发布仪式在
“五四”在行动 宁夏多地开展
河南项城市反邪教宣传进集市(
河北省反邪教宣传走进“健步走
青海省“法轮功”基本情况分析及对策思考(摘要)  发布时间: 2012-9-19 13:19:23

作者:崔永红  张生寅  解占录  毕艳    来源:本站原创   4

邪教是寄生在人类社会肌体上的毒瘤,因其组织有极大的危害性,已成为当今社会的公害之一。近年来,邪教组织在我国一些地方沉滓泛起,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特别是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活动最为猖獗,其涉及范围之广、参与人员之多、印制违禁品数量之大、对社会危害程度之烈,为建国以来所少有。青海省虽地处偏远,但“法轮功”组织也有一定规模,也组织策划了一系列非法活动,产生了严重地社会危害。本文在概述我省“法轮功”活动基本情况的基础上,对 “法轮功”问题的原因进行了较深入的分析,并提出了解决“法轮功”问题的一些初步对策,不妥之处,敬请识者指正。

一、青海省“法轮功”活动的基本情况

“法轮功”邪教创立以后,其各级组织网络迅速遍布全国各省。我省的“法轮功”练习者,在省外“法轮功”组织的唆使下,建立了各级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法轮功”邪教被取缔以后,我省“法轮功”组织表面上停止了活动,但一系列隐蔽的非法地下活动却有增无减,并与国内外“法轮功”组织的一系列非法活动相呼应。综观青海省“法轮功”组织在取缔前后的活动,大致有如下一些特点:第一,从活动的地域来看,城市是主要活动地区,农村也有少量活动。取缔以后,其活动“上山下乡”,由城镇向农村转移、蔓延的趋势比较突出;第二,从活动的方式来看,手段多样且变化不定。取缔之前活动方式主要是练功、散发反动宣传材料。取缔之后,上述两种活动有所减少并转入了地下,赴京上访在一段时间内成了主要的活动形式。目前,进行各种非法地下活动则是主要活动方式,有关的印刷品、宣传品的传播手段不断翻新,利用网络、自制遥控定时高音喇叭等高科技手段进行反动宣传的活动明显增加;第三,从活动的有关情况来看,我省“法轮功”组织的对外依赖性强,受外地(尤其是兰州)的影响大。外省来我省串联,传看宣传李洪志经文的案例较多,省内跨地区活动的现象也较普遍。

  我省“法轮功”练习者的情况比较复杂,没有明显的特点。从男女性别的比例看,全省范围内女性高于男性;从练习者的年龄构成来看,20岁以上的各个年龄阶段的人都有,其中30岁至59岁之间的人数居多,60岁以上的人数其次,30岁以下的数量最少;从民族成份来看,汉族人数最多,占到全部成员的98%以上,另有少量的藏、回等少数民族;从职业状况来看,有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退休干部、公安干警、家属等,各个阶层都有;从学历状况来看,有文盲,有大、中、小学毕业生,学历最高者为硕士研究生;从职务来看,有一般干部,也有科级乃至处级干部;从修炼“法轮功”的时间来看,有些仅练了数月,有些则练了好几年。根据各练习者修炼“法轮功”的动机,及对“法轮功”的态度,可以把他们分成这样几种类型:

第一种,以“强身健体”为动机。这种类型的“法轮功”练习者在整个练习者中所占比例最大,学历高低不一,农民、退休干部、家属较多。这种类型的练习者中,一部分人是身体本来就有各种慢性顽疾,久治不愈,心理负担很重。“病急乱投医”,通过别人介绍或自己多方寻求良方时偶尔得之。还有一部分人身体本来就可以,但希望身体更好,于是也就练上了“法轮功”。从他们的经历来看,一般都练过多种气功,对于各类气功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第二种,以“想做好人”为动机。这一类型的“法轮功”练习者一般有这么两种情况:一种是想通过练功做个好人。这类人自小接受了较深的传统文化教育,他们中相当一部分的人看过许多书,知识面较广,对中华民族的传统伦理道德推崇备至,想以这些优秀的道德约束自己,做个好人;还有一种认为现在社会道德滑坡,人心不古,尤其对社会上的各种丑恶现象深恶痛绝。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代不如一代,而练习“法轮功”可以有效地遏制道德的下滑。如果练习的人越多,可以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应当鼓励全社会的人去练。

第三种,以“探索奥秘”为动机。这种类型的“法轮功”练习者具有浓厚地探索奥秘的好奇心理和强烈的求知欲望,他们的文化水平一般都较高,大多是大学本科以上,平时喜欢翻阅各类书籍,知识面也较广,但多囿于专业的局限,对其它方面的知识尤其一些前沿的科技知识更是知之甚少,缺乏科学精神。

第四种,以“求仙成佛”为动机。这种类型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数量在全省“法轮功”练习者当中所占的比例最小,却非常典型,属于中毒较深者。他们都有很深的宿命论思想,迷信鬼怪神灵的存在。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受社会、家庭等生活环境的熏染,相信有神论,梦想通过各种“修行”的途径,能够获取特异功能,最终实现“白日飞升”、“成仙成佛”。并且认为,只要勤修,就可以成“佛”。那时候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以不需要轮回。而一旦转化,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形神俱灭,非常痛苦。

当然,上述四种类型的“法轮功”练习者的修炼动机也不是绝对唯一的。一般而言,可能有一种是主要的动机,同时对上列其他动机也不排斥。他们练习“法轮功”纯粹是一种偶然因素,约有三分之一的人说是在街头碰见的,一部分人说是经别人介绍后了解的,还有一部分人说是在半信半疑的情况下练功,等身体有了好转以后才开始认真修炼的。他们在接触“法轮功”之前往往都有练习气功、太极拳或研读古代修仙炼丹方面文献典籍等的经历。

二、“法轮功”问题原因分析

“法轮功”邪教组织产生并在我省滋生蔓延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有练习者群体的,也有“法轮功”自身的,现浅析如下。

()社会转型期社会控制的弱化为“法轮功”的滋生蔓延提供了广阔空间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伴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和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扩大,中国社会正经历着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转型的过程。在这个特殊的社会转型时期,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分配方式及社会成员价值选择等日益趋于多元化,传统的思想观念、价值准则及理想信念受到了强烈地冲击。这种变化中既有国家综合实力不断增强、人民物质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确立等积极可喜的一面,又有由于精神文明建设滞后、社会控制弱化等导致社会不良现象大量涌现的消极不利的一面。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同时,由于相应的社会道德构建没有及时跟上,社会道德他律软弱无力,人们的道德自律闸门松动,道德失范行为充斥社会,是非、善恶、美丑界限混淆,不讲信用、坑蒙拐骗、见利忘义、损公肥私等不道德行为大量存在。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与监督,文化市场上不健康的亚文化日益流行,造成严重污染和危害。文化产品中封建迷信的、色情的、神秘的因素增多,庸俗文化大行其道,黄、赌、毒等社会丑恶现象蔓延,虚假信息充斥媒体、街头和其他可载物。由于对社会公共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政府官员腐败触目惊心,政风不良进而影响了社会风气,引起了群众的不满,对党和政府的不信任感增强。同时,受国际上邪教势力复兴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化建设滞后、科技知识普及不力等因素的影响,社会上占卜、算命、相术、看风水、伪气功等神秘文化借机复兴,世界末日论、地球大爆炸论等伪科学广泛传播。一些伪气功更是在20世纪90年代风行一时,“耳朵识字”、“意念搬物”、“遥距透视”、“远方治疗”、“带功报告会”等伪科学披着“特异功能”的外衣,在社会上大肆泛滥,骗人钱财,混淆视听。总之,社会转型期时代激流伴随着泥沙俱下,社会控制弱化,良莠并存的社会状况,既为新生进步事物的产生成长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与环境,也为李洪志之流编造谎言蒙骗群众提供了可乘之机,为“法轮功”之类社会毒瘤的产生提供了温床。

(二)群众多元的价值需求为“法轮功”蔓延提供了某种诱因

社会需求的存在是许多社会现象产生的最根本的原因。在当前的社会转型期,旧有的秩序变更了,新的秩序正在建立和逐步完善的过程中,人们面临的生活中的困境和心理上的困惑不断增多。下岗的烦恼,贫困的威胁,老年的无助,疾病的困扰,对困难本能的逃避与挣扎,对美好生活的幻想……。这一切使业已习惯生活于计划经济模式中的人们被迫改变传统的生活方式,以适应现实和自身的需要,在社会中产生了纷乱的价值追求,产生了多样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一些人由于认识有限,对自身、社会或自然界发生的一些现象无法给予合理解释,进而处于持续的长期的焦虑之中。一些人对无法解释的东西存有好奇心,想努力探索其背后的原因,寻找他认为正确的解释,以满足其求知欲望。一些人对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贪污腐败、道德滑坡等现象极为痛恨,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产生了无助感,因而向往“理想世界”的存在。一些人由于生活的贫困对社会产生仇视心理。一些人对社会上的不良现象愤愤不平,希望通过一些自己认为合理有效的方法加以改造。这时,就需要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预设或推进相应的回应机制,使群众多元化的价值追求和精神文化需求得到合理的解释、适当的宣泄、有效的引导和健康的满足。而长期以来,我们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一手硬、一手软”,重经济建设、轻精神文明建设,重物质领域、轻精神文化领域的做法,使相当一部分群众多元化的价值追求和精神文化需求长期得不到合理健康的满足,因而消极颓废的文化糟粕、封建迷信及“法轮功”之类乌七八糟的东西乘虚而入,通过不健康的方式、渠道满足了部分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进而在社会上迅速滋生蔓延起来。

(三)传统封建迷信等唯心主义是信仰“法轮功”的思想基础

“法轮功”邪教之所以能产生并在社会上迅速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所宣扬的封建迷信等唯心主义思想契合了群众中存在的封建迷信观念,在群众中找到了信仰的基础。我省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封建迷信思想都很严重,相信世上有鬼神和因果报应。他们当中有不少人还是虔诚的宗教徒,当他们接触了“法轮功”之后,对其所宣扬的一些迷信等唯心主义思想印象很深,认为说得很好。如李洪志利用人们祛病健身的愿望,对气功的解释和发挥就充满了迷信的色彩,颇符合他们的想法。李洪志认为一般的气功师主要采取练气功的方式给弟子发功,只教一套练功动作,而“法轮功”主要采取修炼方式,可让人“上层次”。此外,附体之说,“元婴”之说,在“法轮功”练习者当中也有一定的信仰基础。李洪志通过渲染、吹嘘,为练习者设计了一个若即若离、十分美好、虚无飘渺的修炼目标,即“上层次”,“上天国”,得道成佛。本已心中有“鬼神”的练习者接触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后深信不疑,自以为找到了真正的“法”,死心踏地的修炼起来。

(四)“法轮功”邪说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欺骗性

首先,在“法轮功”练习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气功感受甚至疗效成为迷惑人心的重要原因。自古以来,气功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和人们修身养性的重要手段,一直被人们广为接受和重视。从医学角度看,气功可使人放松入静,通过坚持锻炼和心理调适可以影响人体的生理功能,是一种医药的辅助疗法,但其作用有限。李洪志炮制的“法轮功”吸收了我国传统气功中的一些合理成分,所以练习者会产生气功治疗过程中一般感受甚至疗效。而绝大多数的“法轮功”练习者对气功治病的机理缺乏了解,因而把练习“法轮功”后身体方面发生的某些变化完全归功于李洪志及“法轮功”,并深信不疑。

其次,李洪志编造的一套关于生老病死的“业力轮报”说极具迷惑性。李洪志认为人的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一个人没病那是因为“前世”修法,如果一个人有病,那是后世报应,有病了你要难受,就是让你在这个苦中还业,根本无须吃药,吃药反而会加重病情。这对于那些病重而又无钱医治的人不啻是个福音。此外,李洪志还把这套“消业轮报”的妄说用到了人的行为上。他说,“做好事得到白色的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的物质——业力”,“有人把你搞得越臭,轰动得越厉害,你自己承受得越大,他损的德越多,这些德都给了你”(《转法轮》第136页)。如此方便、廉价的祛病健体、上升圆满的方法,就是部分“法轮功”练习者不顾一切代价,沉缅到修炼当中去的根本原因。

再者,李洪志提供的“简便法门”极具诱惑力。在佛教的传播中,禅宗因为提倡“顿悟”,给人提供了成佛的简便法门而在佛教诸宗中争胜。李洪志宣扬的“法轮功”给众多的练习者提供了类似的“简便法门”,也吸引了不少人。李洪志说,他能给人在下腹部装个“法轮”,甚至听他的传法报告,看他的书都可以得到这个法轮。只要得到这个法轮,就可以帮助修炼者清理身体,可以度修炼者去法轮世界,也可以给修炼者周围的人如亲朋带来好处。有了法轮,不论什么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方式,什么状态都可以练,因为法轮常转。法轮“解决了常人在正常生活状态下练功的问题,增加了练功的时间,……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他没炼功的时候,功炼你,你炼功的时候,功也在炼你,你吃饭、睡觉、上班,都在功的深化当中”(《转法轮》第37页)。不管你想信的程度怎样,去“天国”的门票就是这样的廉价。只要去看、去听,你的功力就会增加,这样便宜的事情,当然有吸引力。

(五)李洪志用卑劣手段进行操纵、控制

上面所说的几个方面是“法轮功”吸引练习者的重要环节,但这还不足以让练习者死心塌地地为李洪志卖命。李洪志运用各种手段,对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斩断他们的归路,使他们跟着“法轮功”一条道走到黑。首先,李洪志运用欺骗的手段神化自己,扮演救世主的形象,制造狂热的现世教主崇拜,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他大肆宣扬人类社会面临毁灭的末世论,极力否定了现代科学,极力否定政府和法律,极力吹嘘“法轮大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是他“拯救”人类社会的“唯一大法”。 宣称 “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这些歪理邪说使练习者对李洪志和“法轮功”产生了依赖感,给他们牢牢地套上了精神枷锁,张口闭口“师父说了”,一切以李洪志的言行为标准。其次,李洪志别有用心宣扬“修炼讲究不二法门”。他说,“修炼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转法轮》第218页)。类似的话语还有很多,说来说去,就是让修炼者无法回头,你继续炼,就有机会,如果心有旁骛,就会一落千丈。他让练习者与“法轮功”签了生死契约,最终在思想、行动上都听命于他,依附于他。再次,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采取恐吓、迫害等手法,不断给练习者施加压力,吓得他们不敢转化。如果有某个人转化了,别的练习者会骂他是“叛徒”,说“师父饶不了他”。在社会上的练习者也会找他家人的麻烦。

三、解决青海省“法轮功”问题对策思考

经过四年多的艰苦努力,我省同“法轮功”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广大群众日益看清了“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教本质,不仅远离“法轮功”,而且能自觉同“法轮功”残余势力作斗争。但“法轮功”歪理邪说的余毒在我省依然存在,“法轮功”地下组织的各种非法活动仍禁而未绝,这场没有硝烟的斗争还远没有结束。因此,总结以往成功的经验和做法,不断研究新情况、新问题,结合青海实际,因地制宜地采取一些具有针对性的防范措施,争取同“法轮功”邪教斗争的最后胜利,仍是非常急需和必要的。

(一)深刻认识同“法轮功”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做好持久作战的思想准备

青海省虽不是“法轮功”非法活动的“重灾区”,“法轮功”组织规模小,参加人数也不算多,但我们必须对同“法轮功”邪教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有充分的估计和认识,对“法轮功”邪教的各种非法活动保持持久的高度警惕。要看到从思想上彻底消除“法轮功”邪教的社会影响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看到在青海这样经济文化较为落后的省份,封建迷信思想根深蒂固,精神文明建设滞后,要铲除“法轮功”邪教滋生的土壤绝非易事。要看到“法轮功”人员的教育转化工作是艰苦的、长期的,每一步胜利取得都将伴随着来自“法轮功”反动政治势力和西方反华势力的干扰和破坏。因此,要努力克服一些单位和个人中业已存在的,诸如同“法轮功”的斗争已大功告成、“法轮功”已没有什么大的危害等轻敌思想和急躁厌战情绪,做好同“法轮功”邪教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获得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

(二)大力开展群众性科普活动,提高全民科学文化素质

 “法轮功” 邪教之所以能在短时期内迅速泛滥,在部分群众中有市场,拥有一些“忠贞不二”的信徒,很大程度上说明我们的科普宣传工作还存在差距。因此,各级党委和政府在稳步推进我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进程的同时,应高度重视群众性科普工作,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的宣传贯彻,努力引导群众树立科学态度和精神,掌握科学方法,钻研科学知识,消除愚昧,反对封建迷信。改善和加强对科普读物、教材,尤其是适合于中小学生的科普读物、教材的组织领导,优化编撰、提高质量,使之既有较强的趣味性、可读性和时代性。更加重视科技馆、天文馆、博物馆、科普教育基地等公共科普场馆的建设,不断充实、壮大科普工作队伍,增加经费投入,并以这些场馆为阵地,积极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群众性科普活动,切实提高全省各族人民的科学文化素质。

(三)加强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道德观

许多“法轮功”人员要“做好人”的练功初衷,和对真、善、忍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祈望,说明了广大群众对加强社会思想道德建设的强烈愿望。从这一角度看,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同时,加强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道德观、价值观,是排挤“法轮功”邪教存在的思想空间的有效措施之一。当前加强社会主义公民道德建设应着重强调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的建设。要在全社会大力倡导“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爱、勤俭自强、敬业奉献”的基本道德规范,广泛宣传基本道德知识、道德规范和必要礼仪知识,重视道德的制度规范,制定各种切实可行的监督、处罚措施,坚决批评各种不道德行为和错误观念,激励人们积极向上,追求真、善、美,树立正确的道德观、价值观,提高全民族的道德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 “法轮功” 邪教之类的歪理邪说在群众中没有市场。

(四)积极开展群众性文体活动,遏止“法轮功”邪恶势力蔓延  

党政部门和工、青、妇等群团组织,要以城市社区、行政企事业单位为依托,在抓好社区公益性文体活动设施建设的基础上,组织群众以社区或自由团体为单位开展健康向上、丰富多样的文体活动,丰富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例如健美操、太极拳、大秧歌、红绸舞、腰鼓队等,既不受年龄和性别限制,又不需很多的资金投入,只要组织有方,都可形成一定规模,不仅能使广大群众在这种友好团结、和谐融洽的氛围中得到身心愉悦,而且增加了与社会接触、相互沟通交流的机会,真正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有了自娱自乐、健康向上的活动载体,“法轮功”之类乌七八糟的不文明、不健康的东西自然就会在群众会失去市场。应该说,这是一个大面积大范围可实行的有效办法。

(五)适应斗争形势的新变化,及时调整同“法轮功”斗争的策略、方法

随着我们同“法轮功”邪教斗争的不断深入,境内外“法轮功”组织不断变换策略和方法,与我国政府和人民顽抗到底,实现其险恶政治用心。在我省仍有少数“法轮功”分子隐藏于地下,在国内外“法轮功”组织的遥控下,进行各种非法的地下活动,一有风吹草动,便贴标语、发传单,扰乱社会。因此,我们必须面对不断变化的“敌情”,及时调整斗争策略和方法。如:应根据城市、农村“法轮功”活动的不同特点及近一段时间来“法轮功”活动由城市向农村扩散的趋势,在掌握城市这个主要斗争阵地主动权的同时,巩固和强化广大农村反邪教斗争阵地。在西宁、格尔木等人口较为集中的城市,鉴于已进行了大规模的、持续的揭批活动,群众对“法轮功”邪教本质有了较清楚的认识,似宜改变以往那种全民动员、急风暴雨式的斗争形式,转而在加强教育转化和接茬帮教工作、巩固成果上下功夫。在居住较为分散的农村,宜加强组织领导,继续加大宣传揭批力度。各级科委、反协教协会应充分利用农村集贸会、花儿会等大型群众性活动的机会,多组织一些宣传和图书展览下乡,增强宣传揭批“法轮功”的力度和效果,务使广大农民群众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及种种罪恶行径,了解国家对“法轮功”的有关政策,自觉抵制“法轮功”活动,使“法轮功”无藏身之处。此外,还应加强与外省,尤其是对我省“法轮功”活动影响较大省份“法轮功”问题处理办公室、公安、司法机关的联系,互通信息,互通情报,交流工作经验,加大对外省“法轮功”人员来我省,或我省“法轮功”人员去外省串联、传递信息,散布经文等行为的堵截力度,尽量减少省外“法轮功”非法活动对我省的不良影响。

(六)全力搞好教育转化工作

教育转化工作是削弱“法轮功”邪教组织群众基础的关键性的攻坚战役,也是彻底瓦解“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根本措施。虽然四年来我省的教育转化工作成效显著,但以下几个方面仍需加强和改进。

首先应加强对帮教工作人员的培训,并使之形成制度。必须结合新“经文”和转化对象不断变化的情况,经常举办帮教经验交流会、情况分析会、方法研讨会等,有针对性地加强帮教人员关于历史、宗教、心理学等方面知识的培训、学习,提高帮教人员的理论素养,增强帮教工作针对性和有效性。只要教育转化工作一日不停,帮教人员的学习、培训就应做到一日不止,持之以恒。

其次,要特别注意了解“法轮功”练习者在练习“法轮功”之前存在的社会心理问题,而不能将其束之高阁。就我省的情况而言,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在修炼前或多或少地有一些社会心理问题,这是他们被“法轮功”邪教俘虏的主要原因。因此,打开他们封闭的心理世界,找出问题的所在,努力矫正失常的心理,是成功实现教育转化的关键。

再次要加强对已转化人员的帮教工作。大多数“法轮功”痴迷者在被转化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都会出现如下一些离教综合症:常常会感到抑郁、孤独,产生一种强烈的罪过感,自主的能力和适应日常生活的能力低下,意识紊乱,感觉到难于给自己一个交代,甚至自我否定,等等。这时他们心理十分脆弱,若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引起反复,增加今后转化工作的难度。因此,社会各部门、单位、团体应高度重视接茬帮教工作,组织专门的接茬帮教小组,开展深入细致的工作,尽力挽救每一个失足者,体现党和政府的宽大政策。同时要在接茬帮教工作中引入责任制,制定具体可行的责任目标,明确责任和义务,签订责任书,确保接茬帮教工作持续、有效地推进。

第四,灵活处置,打消顾虑。对“法轮功”痴迷者的转化条件,有关部门有统一规定,大致为:不再参加非法活动,不再练功、学法;主动交出所有“法轮功”类书刊、音像制品和练功物品;公开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邪教本质;主动交待“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方式和幕后联络情况。五者缺一不可。但在实践中,许多“法轮功”劳教人员在思想、行动上有了较为积极的转化表现时,却又担心和害怕公开揭批李洪志痴迷者在思想、行动上有了较为积极的转化表现时,却又担心和害怕公开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主动交待“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方式和幕后联络情况后,会遭到因缘报应或社会上其他练功人员的报复,因此,顾虑重重,心理压力很大,迟迟不敢彻底转化。所以,在坚持转化的基本条件的同时,应根据某些“法轮功”痴迷者在思想上、行动上确已与“法轮功”决裂的实际情况,适当灵活变通转化的一些条件,打消这些“法轮功”痴迷者的思想顾虑,使之放下包袱,尽快转化。

(七)依法严厉打击屡教不改者,申张法律威严,维护社会正义

我国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任何破坏法制的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在同“法轮功”邪教的斗争中,我们要高举法治的旗帜,在坚持中央提出的教育、团结、挽救大多数的方针的同时,在斗争中既要对大多数受骗上当的群众有人情味,心慈手软,做耐心细致的教育转化工作,决不放弃一丝一毫的希望,直至挽救最后一人,充分体现党和政府的政策温暖;又要对极个别屡教不改、别有用心、专搞破坏的少数顽固不化分子,对违反法律造成严重社会危害者板起面孔,照章办事,依法严惩,决不姑息养奸。

“法轮功”邪教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恶本质及残害生命、践踏人权、破坏法制的种种罪恶,决定了我们同“法轮功”的斗争将是一场持久的正义之战,只要全社会动员起来,开展普遍、深入的反邪教斗争,我们将最终获得同“法轮功”斗争的最后胜利!

 


上两条同类信息:
  • 从西部农(牧)业区特点出发,开展反邪教工作
  • 重塑当代科学精神,增强抵御邪教能力

  •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

    网址:www.qhfxj.com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电话:0971-631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