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有“法轮功”背景夫妻打死幼女
韩国90后影星朴宝剑宣传邪教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
父亲信了刘半仙的鬼话以后(图
日本专家出版《邪教事件的深层
她在散发“法轮功”传单时摔骨
花好月圆人难圆
中山市举办“守望幸福”反邪教
甘肃省基层反邪教宣传教育经验
广西高校开通“共创无邪校园”
内蒙古扎赉特旗启动“反邪教宣
山东潍坊启动“反邪教:党员做
山东老年大学组织反邪教巡回展
河南郸城县广泛校园反邪教宣传
法轮功害得我9岁女儿失去宝贵生命  发布时间: 2017-6-11 17:00:40

    我叫郝淑芝,1970年生人,赤峰市巴林左特旗林东镇人,因我相信法轮功的“法身”说、“消业”说,不给患感冒的女儿就医吃药,导致才9岁的她引发急性脑炎成了植物人,最终失去宝贵的生命。

 

(网络图片)

  那是1998年的夏天,村里练法轮功的人来劝我,让她也练法轮功,说什么法轮功是能治病的好功,而且一人练功全家受益。长期体弱多病的我听说练法轮功能治病,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随着一些人练起了法轮功,没有想到练了一段时间后真得感觉身体好多了,人也精神了。本来就有鬼神思想的我不明白这是由于有规律的运动和心理暗示的结果,而是错误地把自己身体的变化完全归功于法轮功,认为是师父给自己“消了业”,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自己。因此把李洪志当作上天最高的神,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把法轮功看作宇宙的最高大法,是救度众生的法宝,是世人实现圆满的阶梯。从此,对李洪志深信不疑,把学法练功当作自己的头等大事,而且还把我的女儿张习习(1994出生)带入了法轮功。

  当时小习习还是个玩童,根本不懂得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就觉得好玩,经常同我一起练功,一起听讲法录音带。在我的有意培养和熏陶下,法轮功的思想也随着小习习的一天天长大在头脑里生根。因为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深迷其中的我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和反邪教志愿者的劝说,一直没有放弃修炼。所以到小习习7岁时,在我的带动下,小习习已是很称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不仅练功动作熟练,而且已经能背诵很多李洪志的经文。我的丈夫知道劝不了任性的我,就要求我说:“你想干啥我管不了,但你不能害了孩子。”可我却狡辨地说:“现在大灾大难这么多,让孩子修炼大法,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孩子,孩子的一生一世就不用我们操心了,你真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呀!”气得丈夫一点办法也没有,整天愁眉苦脸,哀声叹气。

  小习习自从同我练上了法轮功后,每次生病她都非常听妈妈的话,相信师父会给她“消业”,会得到师父“法身”的保护,不论怎么难受,她从来没有吃药,都是硬挺了过来。长此以往,我就把女儿的安危全部寄托在李洪志的身上,认为她是个修炼者,一定会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对于一些习以为常的小毛病都当作是修炼中正常反应,根本不放在心上。

  可是,2002年7月的一天,小习习又同往常一样患上感冒,却没有得到师父“法身”的保护。小习习一开始就高烧不退,烧得浑身发烫,直说胡话。痴迷法轮功的我以为师父还会给女儿“消业”,保护小习习脱离危险,既不通知在外打工的丈夫,也不去救医和让孩子吃药,直到烧到第5天,小习习已是晕迷不省时,被好心的邻居知道,告之小习习的爷爷,才强行把小习习送到医院救治。

  小习习被确诊为病毒性脑炎后,虽经医院全力救治脱离了危险,但仍晕迷不醒,而且没有任何知觉。吃饭靠灌食,大小便失禁。据医生说,这种病是因为病毒侵蚀了大脑的中枢神经,要彻底清除病毒,需要一定的疗程和时间,恢复得较慢,但只要坚持治疗,绝大多数患者都能苏醒,最终康复。而此时陪床的我不是想着如何能找到更好的医院,找更好的医生来给女儿治病,让女儿早日醒来,而是认为这是女儿“业力”深重,以常人方法反而影响“消业”。于是,我不顾医生的劝阻和家人反对,执意把小习习从医院带回了家中,并停用了一切药物,我坚信神奇的“大法”肯定能够帮着小习习“消业”,师父李洪志无处不在的“法身”一定会保佑女儿,能够彻底让小习习恢复健康。

  可法轮大法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发挥神奇的疗效,小习习回来后,我无论怎么祈祷,小习习就是没有醒来,最后变成了植物人,于2003年6月17日死亡,才满9岁的小习习就这样被法轮功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上两条同类信息:
  • 智利高院延长邪教头目关押刑期
  • 美著名作家反邪新书《琼斯镇之路》公开发行

  •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

    网址:www.qhfxj.com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电话:0971-6318092